导航

解读 | 俄罗斯兴奋剂丑闻:马拉松“女子第二高手”兴衰记

俄罗斯田径界的兴奋剂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从马拉松“史上女子第二高手”索布霍娃的经历,或许可以窥见一斑。

6月17日星期五晚上,国际田联(IAAF)理事会在维也纳召开会议,一致决定维持对俄罗斯田径界的禁赛令,这是去年11月开始实施的。

最终决定俄罗斯国家田径队能否参加8月里约奥运会的,是国际奥委会(IOC)将于21日周二在其瑞士洛桑总部举行、由各国奥委会首脑参与的峰会。俄总统普京表示,他希望IOC会作出“适当回应”。

但事实上,俄罗斯田径被禁足里约奥运几乎已成定局。IOC副主席寇茨(John Coates)上周五已表态:对俄田联停赛是国际田联的权利,“我不认为我们会推翻它”;假如IOC这样做,他会“非常、非常惊讶”。他还指出,俄反兴奋剂当局和田径当局都已经“烂到核心”(rotten to the core)

俄罗斯田径界的兴奋剂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从马拉松“史上女子第二高手”索布霍娃的人生经历,或许可以窥见其中一斑。

风光四五载,最后一场空

很多跑友都知道,世界上马拉松跑最快的女人,是英国的波拉-拉德克里夫(Paula Radcliffe)。2003年4月,她在伦敦马拉松创造2:15:25的世界纪录并保持至今。

紧随其后的,原本是俄罗斯人莉莉娅-索布霍娃(Liliya Shobukhova)。2011年10月,她在芝加哥马拉松跑出2:18:20,比排行第三的肯尼亚人玛丽-凯塔尼(Mary Keitany)快17秒。

她的战绩十分辉煌:从2009到2012年四年之内,她每年都跑伦敦和芝加哥马拉松,除一次伦马退赛、一次芝马第四之外,总共六次站上领奖台,其中在芝马更是创造三连冠的神话。

不过,这位“女子第二高手”只风光了短短几年时间。2014年4月29日,俄罗斯田径联合会宣布:对索布霍娃禁赛两年,原因是她的生物护照中的“血液曲线异常”。

血液曲线追踪的是红细胞比容(hematocrit)、血红蛋白(hemoglobin)和红细胞数量三项指标,它们的异动反映了使用禁药后产生的生理变化,尽管俄田联在索布霍娃的血液中并未检测出禁药残留。

为此,索布霍娃自2009年10月9日以后的比赛成绩被一律取消;两年禁赛期从2013年1月24日算起。这意味着不仅近5年来她获奖的所有比赛名次都要改写,她到手的上百万美元奖金和出场费也要吐出来。

由于索布霍娃2009年4月才开始跑全马,这意味着在她的9个成绩中,只有第一次——2009年获得伦敦马拉松季军时的2:24:24有效;她家里陈设的所有冠、亚军奖杯都是骗来的。

这位半马和全马首秀成绩都相当出色的俄罗斯女子高手,为何不惜冒身败名裂的风险使用兴奋剂?从她的人生经历中,我们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辛酸的少年时代

莉娅索布霍娃(Liliya Shobukhova)于1977年11月13日出生在乌拉尔山脉南部的铁矿小镇贝罗列茨克(Beloretsk)。人口仅6.8万的这座山城也是个滑雪胜地,绰号“小瑞士”。

索布霍娃的父姓是沙格巴沃娃(Shagbalova),父母都是当地冶金厂的工人。她长身体的阶段,不巧赶上苏联解体后的经济困难时期。

“我父母都是小镇上的普通人。我的少年时代正是1990年代初国家局面很糟糕的时候。我父母经常好几个月领不到工资。有时我们晚饭没东西吃,但最好的东西总是留给我和我的两个姐妹。母亲宁可饿肚子,也要把她那一份让给我们。”成名后的索布霍娃回忆说。

“我认为这让我感受到自己的责任:为了让我跑下去,家人付出了这么多。我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失望。”她还表示:和小时候的经历比起来,跑马拉松的痛苦不算什么。

9岁那年,上小学三年级的她和另外20个同学被学校的跑步俱乐部选中,队友之一是大她1个月的加莉娜-波戈莫洛娃(Galina Bogomolova)。他们的教练是一对夫妇:叶甫根尼和塔季扬娜申岑科。

“在我之前,故事都是一样的:申岑科夫妇将一个跑步运动员带到地区级别;他或她从学校毕业后,就要么转行、要么成家。我和加莉娜-波戈莫洛娃是第一批在17岁之后继续跟教练的。我们成为他们带出来的第一批专业运动员。”

与索布霍娃相比,波戈莫洛娃成名更早:2006年,19岁的她就以2:20:47获得芝加哥马拉松亚军并打破俄罗斯纪录;2008年,又在罗马马拉松夺冠并创造赛会纪录。

下图为2006年这对小伙伴同赴日本横滨,参加国际女子接力赛(横滨驿传)的情形。当时索布霍娃还是个无名小卒。

只带过两个专业运动员,两人日后均名扬世界,申岑科夫妇堪称长跑名师,或许可称作“俄罗斯的马俊仁”——他们师徒的结局和马家军的也有点相似。

索布霍娃早年专攻1500米和3000米项目,这主要是出于无奈——山城没条件进行长距离户外训练。

“冬天气温经常降到零下25度以下,而最近的室内田径场也在100公里开外。我只能穿得尽量暖和再出去跑。当时一到冬天,我就没法在户外作速度训练,也没钱上我现在上的训练营。这也许是当时我在1500米上不那么成功的原因。”索布霍娃回忆道。

平庸的径赛选手

高中毕业后,索布霍娃早早就嫁人,虽然跑步也没放下。

几年后丈夫的猝死,导致她的成绩急转直下。2000年,她甚至只能给备战悉尼奥运的师姐波戈莫洛娃当陪练。

2001年,她终于有所起色,获俄罗斯越野锦标赛亚军,并取得入围同年比利时世界越野锦标赛的资格。“当时我以为自己已经恢复过来,开始回到正轨。”

但在国际比赛首秀中,索布霍娃仅获第64名——她运动生涯的最差名次。她自称赛前紧张得直哆嗦。

2002年她再赴爱尔兰参赛,也只获得第23名。同年她还获得欧洲室内赛3000米第5名,欧洲田径赛5000米第17名。

2003年她生下女儿安娜,并嫁给第二任丈夫伊戈尔-索布霍夫(下图为他们一家在芝马终点)。第二年她代表俄罗斯参加雅典奥运会,表现依然不佳:5000米第13名。

可以这么说:出国参赛的前七八年,索布霍娃一直是个二三流的中长跑选手,从未得过世界冠军。最好成绩是2006年世界室内赛的3000亚军(并以8:27.86打破世界纪录)和国际田联世界杯赛的5000米亚军。

2008年她打进北京奥运会5000米决赛,最终仅得获第六,成绩比同年创下的14:23.75个人纪录慢了1分半钟。“这是我今生最后一场5000米比赛,”赛后她心灰意冷地表示。(下图右一为北京奥运会上的索布霍娃)

她的经纪人安德烈-巴拉诺夫分析说:“索布霍娃没有闪电般的速度。在与(埃塞俄比亚两大高手)迪巴巴或德法尔对阵时,她5000米的最后几米速度不够快。”

他建议她改跑1万米,但索布霍娃不感兴趣——她觉得路跑1万米还可以,在田径场连刷25圈自己会犯晕(跑马拉松后,她才参加万米比赛,以便在马拉松间隔期保持速度)。

身高1米69、体重50公斤的索布霍娃的强项正是路跑。2007年她参加布拉格半程马拉松比赛,便以1:11:14获得第一名。但她的运动生涯转折点出现在第二年。

2008年9月,索布霍娃拿到赴美国罗德岛参加一场5公里比赛的机票。由于赛程临时变动,巴拉诺夫很快又帮她找到同一天的另一场比赛:费城半马。

结果索布霍娃以1:10:21一举夺冠。更让她心动的是,自己击败了四夺波士顿马拉松冠军、两获奥运会银牌的肯尼亚马拉松高手凯瑟琳-恩德雷巴(Catherine Ndereba)。

“在那一刻,索布霍娃成了一个马拉松跑者。”巴拉诺夫说。

比赛的颁奖仪式还没结束,巴拉诺夫的手机就响了:伦敦马拉松邀请索布霍娃去参加2009年的比赛!

转型马拉松一鸣惊人

2009年2月,就在索布霍娃备战伦敦马拉松之时,发生了一项变故:她和相处近22年的教练塔季扬娜闹翻了。

她的说法是,教练想让她多练速度,“但我想一步一步来,聆听我的身体。我不想跑完第一场之后就憎恨马拉松”。双方争吵后分道扬镳,至今仍互不联系。

索布霍娃说,教练认为运动员没有教练绝对不行,两者的作用是三七开;但她认为应该是五五开,而且师徒应当齐心协力。

从此丈夫成了她的教练。当过小学体育老师、后改行经商的他刚开始几乎毫无经验,她以前的训练日志也被前教练扣下。

夫妻俩于是互教互学。索布霍娃跑步时,丈夫会驾车全程跟随,每5公里让她补水一次。

2009年4月,索布霍娃在伦敦首次亮相全程马拉松比赛,便以2:24.24夺得季军。赛后她有点后悔:自己本来有望夺冠;“出于担心,我开始跑得太慢。一路上我一直在等待比赛极点的到来,但它始终没有出现。一直到终点,我都感觉很棒。”


同年10月,她以2:25:56获得芝加哥马拉松冠军。最后2.2公里她仅用时6分23秒,配速高达2:49!

此后两年她两度蝉联,成为在芝马历史上上演“帽子戏法”的第一人,而且连创佳绩:

2010年她跑出2:20:25,打破波戈莫洛娃创造的俄罗斯纪录。

2011年她以2:18:20创造马拉松史上女子次佳成绩,并将赛会纪录缩短近两分钟。最后两公里她居然比同年创造赛会纪录的男子冠军摩西莫索普跑得更快(6分52秒 vs. 7分04秒)!

2010年,索布霍娃以2:22:00在伦敦马拉松夺冠,最后200米仅用时33秒。次年又获伦马亚军。

2012年,她第四次跑伦敦马拉松,半程过后因伤退赛。同年芝马她以2:22:59获第四。

跑中距离成绩平平的索布霍娃,为什么换成马拉松就一鸣惊人?

对此她的解释是:“我认为,马拉松最适合我的性格。它就像下棋。我为每5公里设定了目标。如果局势有变,我就要调整目标和战术。这对我是一个很棒的挑战。”

当然,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她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公平地说,索布霍娃也练得相当勤奋刻苦。在每个训练周期,她先来三周大运动量——每周跑210至220公里,相当于每天三四十公里;再“放松”一周——周跑量也达180公里,平均每天二三十公里。

2009至2012年四年内,索布霍娃总共参加9场马拉松。她的赛事选择目的性极强:每年只跑两场大满贯赛事——春季的伦马和秋季的芝马,俄国内赛事诸如莫斯科马拉松等都没见她跑过。

两者她分别参赛四次,成绩是四度夺冠,第二至四名加退赛各一次。2012年她还参加奥运会马拉松,结果跑到23公里就因伤退赛。

索布霍娃获得的马拉松比赛奖金不下50万美元,其中2011年因芝马夺冠并跑进2小时20分,获得14万美元重奖;同年获伦敦马拉松亚军并跑进2小时22分,获得8.5万美元。为了争取像她这样的大明星赏光,WMM各大赛事都会提供数十万美元的出场费。

加上2009-2010年度和2010-2011年度获得的WMM女子积分榜冠军奖,索布霍娃获得的奖金总额至少有150万美元。

巨奖未必追得回来

2014年4月,在得知索布霍娃被禁赛之后,WMM迅速表态:“欺诈者必须清楚一点:我们这项运动不欢迎他们;他们终将被逮住。”

以训练量惊人著称、对禁药嫉恶如仇的女子第一高手拉德克里夫,更在推特上不点名地批评:“如此多层面的欺诈。骗取了如此多的出场费、奖金和代言费!”

不过,芝马、伦马和WMM想把发给索布霍娃的奖金要回来,恐怕不大容易,原因是俄罗斯与美、英未签署相关协定。那些颁奖方即便打赢官司,在俄境内也会遇到执行难。

这方面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罗马尼亚足球选手阿德里安穆图。2004年,此人因药检阳性遭切尔西俱乐部开除。后者指责他违反合同规定,应部分归还俱乐部花在他身上的2660万美元转会费。

打了5年官司,瑞士联邦法院将裁决切尔西胜诉。但穆图仍不肯还钱。2013年秋天,FIFA终于想出一个妙招:勒令穆图后来效力的尤文图斯和利沃那俱乐部付钱给切尔西。

要索布霍娃退还奖金的官司也可能要打上几年,才能告到以拖拉著称的俄罗斯法院。WMM六个会员赛事与精英运动员的合同都有明文规定:一旦选手服用禁药,组办方有权收回付给他们的出场费、奖金和报销的旅行费用。

按国际田联规则第40.8款,只有在被取消资格的选手退还奖金之后,才会重新分配给名次在其后者。此外,违规选手若想重新获得参赛资格,条件之一是先退还所有不当获得的奖金。

假如索布霍娃已经花掉这笔钱,或者无力退还怎么办?她可以申请个人破产。她自称已将部分奖金用于在家乡兴建一家酒店兼体育中心,里面有一个小田径场;“好让我们的孩子有一个可以跑步的地方——这是我们当年所没有的。”被禁赛前她曾表示。

还有一大笔钱被用来行贿。据报早在2012年,索布霍娃就被检测出兴奋剂阳性。当时她掏出50万美元巨款破财消灾,贿赂俄田联和国际田联官员,总算把丑行掩盖过去,获得参加伦敦奥运会的资格。无奈两年过后,还是东窗事发。

今年5月4日,38岁的索布霍娃宣布退役,改行当教练。一个苦孩子的发迹传奇,到头来还是化作南柯一梦。

您需要才能回复
To top 1695bd67176689a7ddd1c45c3c03c71a33dd97b35f8adb9cf8ba29e9d9b6ba7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