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Bernard Lagat 田径场上的老兵传奇

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only fade away!

2017年5月6日,在蒙扎赛车场的Breaking2现场,我们第一次见到Bernard Lagat,当时他以Pacer代表的身份出席了挑战前的媒体发布活动,或许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三位破二挑战者的身上,我们并没有留意到这位特别的Pacer。

在Breaking2的挑战当天,当时间迫近到2小时关卡的时候,我们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细节,Bernard Lagat作为Pacer领跑着赛场上唯一的希望Eliud Kipchoge跑过最后一个弯道,出弯后就是Pacer的交换区了,Lagat忽然开始挥动起手臂并放慢了脚步留出了最后直道的冲刺空间,此时时钟已经跨过了两小时的门槛,然而Lagat依旧使劲地激励着Kipchog去完成自己最后的使命,2小时零25秒,距离Breaking2还差25秒,所有的人都尽力了。这是整个Breaking2现场令我们难忘的时刻之一,正如Kipchog在之后的纪录片中所说的那样,自己100%的努力都抵不上一个团队给予他的力量。

毫无疑问在Breaking2中挑战者是当然的主角,然而我们也对这个特别的Pacer:Bernard Lagat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借着这次Eliud Kipchoge中国行的机会,我们终于有机会面对面地与这位田径场上的老兵来聊聊他的传奇生涯了。

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参加五届奥运会的田径选手(2000年,2004年代表肯尼亚参赛),美国田径史获得奥运和世界锦标赛奖牌最多的运动员,美国历史上年纪最大的中长跑项目奥运选手 我们很难将这些殿堂级的殊荣与眼前低调谦和的Bernard Lagat联系在一起,在那天采访的现场的确很少有人对于他的这些辉煌经历有所了解,有人甚至误以为他与Kipchoge年龄相仿,而事实是1974年出生的Lagat整整比Kipchoge大了10岁。

作为一名真正的田径老炮儿,Lagat究竟是如何保持一个强有力的竞争状态,能够在如此众多优秀的年轻人中脱颖而的呢?他的回答竟然出乎意料的简单,“保持健康”。职业生涯没有什么重大伤病,对于一名职业运动员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幸运,然而这其中也包含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刻苦与自律。1996年,20岁的Lagat来到美国求学,在华盛顿州立大学遇到了他如今的教练,来自中国定居美国的James Li(李犁),从此两人开始了长达20年的合作关系,而最初的4年被Lagat认为是最为关键的一个时期。李教练出色的执教计划加上Lagat的卓越天赋与刻苦,这一切都在四年后的悉尼奥运会上开花结果,赛前并不被看好的Lagat勇夺1500米的铜牌,这是他的第一块世界大赛奖牌,同时也是对于他职业生涯最具有意义的一块奖牌。

“当时我甚至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拿到奖牌,而冲过终点线时我拿到了第三,当我被戴上铜牌时,我想,哇,我做到了!在这之后的事情就是去想我还能进行哪些突破,因为一旦你成功突破你的极限,你就会想自己会做的更好。”

2000年奥运会站上领奖台被Lagat视为自己整个职业生涯的突破时刻,在随后的4年时间里,他先后为肯尼亚在世锦赛和奥运会上赢下了四枚奖牌,而在2001年他跑出了1500米的个人最好成绩3:26.34,这是1500米历史上的第二快成绩,仅次于摩洛哥传奇选手Hicham El Guerrouj的3:26.00。

2004年Lagat拿了美国护照,并在2007年第一次代表美国田径队参加了当年的田径世界锦标赛。在大阪的田径场上,Lagat站上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时刻,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位在世锦赛上同时夺得1500米与5000米金牌的运动员。谈及自己的巅峰时刻,Lagat想起了自己的教练对自己说的话,”我很高兴你是个好运动员,但我想让你变得更好,让你上奥运会世锦赛,拿到世界冠军,我想让你变成最好的运动员!“相互间的信任让他们最终实现了彼此的承诺,“一些人会说教练与运动员之间的关系类似父亲和儿子,或者是一个你一定要惧怕的教练。但对我来说,我和李教练在一起时,就像最好的朋友一样,也许这才是最好的关系。”

如今这位田径场上的常青树所期待已不是下一个赛场,在里约完成了自己的第五次奥运之旅并且在5000米比赛中收获第五名后,Lagat选择了用另一种方式继续他的传奇:成为Breaking2的Pacer。

“在我收到给Kipchoge当领跑员的邀请时,我欣然地接受了,对我而言那是一次全新的挑战,恰好我那时也训练的很刻苦,我想我应该能够应付这个任务。”面对这次与众不同的挑战,Lagat又再度寻回了2000年奥运会上那种突破极限的感觉,“对我来说,当成为一个Breaking2的Pacer并不是只是要去把自己当成一个Pacer来训练,而是需要把自己训练成一个Breaking2的挑战者,为此我不仅仅只专注于5000米的长度,10000米甚至是半程马拉松都开始加入了我的训练计划。”于是,我们在蒙扎的赛道上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Lagat,在闪光灯的背后默默付出,最后目送Kipchoge冲线的Lagat。

“我觉得成为马拉松Pacer的工作非常的棒,因为Pacer会帮到很多很多的跑者,他们首先要成为一个善良的人,想去帮助别人达成目标,并且没有私心,而最终人们会感谢Pacer们做的一切。”这是Bernard Lagat当天在采访最后对于即将踏上上海国际马拉松赛场的Pacer们所说的话,那天采访结束后的疾速跑训练中,Lagat一丝不苟地完成了全部所有的训练科目,与身旁那些也许要叫他大叔的年青人们一起,在完成训练后击掌、拥抱,这一切正如麦克阿瑟将军曾经说过的: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only fade away。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biubiu biubiu

    老兵不死 只会逐渐凋零——黄忠

    2017-10-30 10:27:22 回应

  2. Shayne Shayne

    拉加特比基普乔格大10岁,那为啥拉加特看上去比基普乔格年轻10岁...腐朽的资本主义让拉加特驻颜有术啊。

    2017-10-30 11:20:22 回应

  3. 马儿菲菲 马儿菲菲

    写得好!视角好!

    2017-10-30 20:45:0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