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跑在2015 | 首马东马记:一个悲观主义者的42195 - 比赛日的流水帐

- 当你跑马拉松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

- 你。想怎样才能遇见你。


2015年2月22日

清晨6点,闹钟响。池袋樱花的多人间,我尽力轻手轻脚地把头天晚上已经收拾好的装备抱出房间,洗漱换装贴国旗贴。穿了K20,cwx压缩长裤stabilyx,袜套,icebreaker的长袖,套42旅T,一件拉链抓绒,TNF春夏款的冲锋衣,严素空顶帽。

6点30分去酒店的餐厅吃早餐——这是个失误,为了节省做饭时间没有在公用厨房DIY。酒店的早餐330日元,巨难吃无比,吐司、黄油、牛奶,都不怎么样。拼命逼自己塞了四五片吐司,用牛奶硬灌下去的。——对于我这种碳水狂人来说还是偏少,导致后来好饿。

6点45从池袋樱花出发,天气冷冷的,下着一点点的雨,走走跑跑到池袋站,刚好赶上一班去新宿的车,到新宿也就7点钟,比约定的拍合影时间早到了。就在车站用洗手间,又随便逛逛,基本都是跑马的人,热热闹闹的。走到外面,这时候雨有点大了。找去42旅东马群里老网和山行者组织大家拍合影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人,路人撑着伞快速走过,冷冷的。就又转回地铁,不小心在屋檐下碰见了山行者。陆陆续续有人来,最后排合影大概20多个人吧。差不多7点20。


拍照的时候,看到有个男孩子也穿42旅的粉色小骚T,拍完照就跑去搭讪。说这撞衫撞得好彻底,帽子也同款。发现竟然是温柔的跑步京都。继续拍照。


然后老网和山行者就带大家去入口,东马按照报名时填写的预计完赛时间进行分区,有不同的入口。我填了6个小时,果不其然,在最后面的K区。走去的路上大家就不同的区域分开了,遇到了同是K区的阿土仔,就一起走过去。阿土仔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成功男人,老婆陪玩马拉松,送来起点,等在终点,不用寄存。


走到入口,拍了好长的队伍在安检,过了安检才能寄存衣物包。这才明白为啥老网他们约了这么早集合。很久不参加赛事,居然忘记了有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情,我原本计划着9点10分鸣枪,我9点到都行。安检之后的包会被贴上已安检的贴纸,走过安检差不多都8点了,广播里一直在叫着寄存截止时间是8点半?8点45?记不清了。于是就和阿土仔匆匆忙忙去找寄存车。

因为怕冷,一直纠结要不要穿着抓绒跑。阿土仔果断说不用穿,幸好听了小伙伴的意见,一咬牙一跺脚,把抓绒扒下来寄存了。这可是南方湿冷冷的冬天啊!套了薄薄的冲锋衣简直瑟瑟发抖,冷到骨子里。寄存的时候,遇到一个要冲400的姐姐,一身短打,阿土仔还很热心的把自己的一次性雨衣贡献出来。


存完包就默默地去找队伍了,指示牌很清晰,志愿者也很多,给人家看看号码布就会帮忙指路。K区果然是最后,都排到一个花园里了,边上还有小孩子的滑梯。跟着人往前挪啊挪,910的鸣枪也是听不到的,大约是看到了直升机吧,跟着人群随便欢呼下。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和阿土仔聊天,无非跑步跑鞋配速。阿土仔说自己容易一开始跑high,我说我压速度还可以,于是愉快地约定前30公里我把速度压在700,后面我掉速的时候他可以带我。

就跟着人群慢慢往前涌了。过起点线的时候,已经9点30了。说是东京市长会站在台子上和大家招手,我只顾着拍边上的合唱团,等跑过去只能看到市长挥手的背影了。


于是,出发。

第一感受就是东马的人多,算不上拥挤,但也是跑不开的。地上也是有好多垃圾,尤其是起跑后被人撕下来的雨衣。同时开了nike running和手表计速度,按照手表显示的速度基本控制在700,觉得略有点慢,但还是压着跑。然后就是,距离地铁出来已经过去两个半小时了,想上厕所。于是每个厕所都会去看一下,发现好长的退伍就放弃。


手表显示5k的时候,发现用掉的时间很短,可能32分钟吧。还想着要降速度呢,但又跑了一会儿就看到5k的计时点。顿时就蒙了,手表和官方距离怎么差距这么大?手表已经将近6k了,20%的误差啊。心里已经有些慌了,因为手表上显示的配速不可信的话,完全不知道自己以什么速度跑,还是挺可怕的。

又跑了会儿,遇到一个洗手间,遂和阿土仔告别。洗手间是路边一个酒店or写字楼的一楼洗手间,比较隐匿,要绕远路,似乎人不多。果然,比排着十来人的长队好多了,我前面也就两三个人。


等再绕出来,想着还是要抓紧时间跑。根据自己一个月前36k 430的经验,530完赛应该木有问题,gl说他完赛时间预计500,因为约了终点见,所以想着跑快点就可以少等会儿。手表不准,索性就不看配速,凭身体感受了。

这时候路上人还是很多,每次翻桥的时候,在桥的最高处看前面的人群,都是黑压压一片。我也不知道路线,也不认识路名,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跟着人群跑。

大概不一会儿,就拐上了折返的路线,经过皇居、东京塔什么的。手机装在腰包里,还是懒得拿出来拍照,也不想停,虽然慢也一直跑着。路边有人演出就用眼睛瞄瞄,果然皇居对边是有乐团演出的。


沿着靠近折返的中间跑,想着会不会遇见gl。跑了差不多到10k的时候,开始饿了。东马不是号称补给多吃到撑么?我就什么都没带就来跑了。但是,没有补给啊,啥都没有。由于手表不准导致的心慌也更加明显,只能郁闷的坚持,完全没有知觉的前挪。这才10k。

刚跑过一个大桥下面的时候,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发现是gl,但已经跑过去了,就招招手算是打招呼。当时真的,完全不想停下来,刚好是靠惯性机械向前,停下来就不想再跑的时候。但被gl叫住说拍张照吧,终点可能见不到了。节奏被打乱,很不爽,也只得拍照。gl带了个小相机,似乎效果不好,于是换我的手机,随便自拍一张,发现还ok。就告别继续跑。差不多12k的样子,对面差不多18k。

再次跑起来的时候,委屈突然涌上心头。因为,gl说终点可能见不到了。依照我对他的了解,虽然说的是可能,但肯定是他已经完全清楚不会见面才说的。他也有他的同学在终点等他。

没有研究过路线,也不知道到哪里折返。现在想来,遇见的时候12k和18k,明显是在15公里处折返,但当时也算不清楚了。就只是绝望地跟着人群往前跑,简直都要哭出来。

眼前不仅是和我相同前进方向的黑压压的人群,还有折返回来的人群,人多到简直扑面而来。跑着跑着突然就停下来走,默默地感受着被涌动的人群超越,那种感觉,大概就像是大浪淘沙吧?卷在海浪里,一粒沙就荡悠悠的沉到海底。

就突然问自己,我还要回上海么?因为gl的那句见不到了,于是想,不回。然后又是,那我会留在北京么?我也不确定。像一粒沙卷在海浪里,不知道最终会去哪里。

跑过折返点,机械的转弯。已经不想好好跑了,反正终点没有人等我,何必那么快。之前一直萦绕在心头的跑最后一名的想法,就teng滴一下冒出来。虽然还在跑着,精神已经懈怠了。跑到摄像点还是很high地跑去抢镜头,但心里已经委屈地哭了好多次。

等我跑到差不多18k的时候,已经是和收容车插肩而过了。我和收容车只有5k的距离。

到每个计时器的时候,都会显示现在的时间,此点的关门时间,下个5公里的关门时间。特别贴心。大概发现自己和关门时间只有半小时的差距,还略略加了加速。

又一次经过了东京塔、皇居,还是懒得停下来拍照。继续跑。饿得不得了也还是得继续跑,没有补给。

后来又经过了半程的牌子。再拐过弯,又看到折返回来的人群。这时通往浅草的路,半程已过,还是密密麻麻的人。银座的高楼林立,路边加油的人群开始密集,似乎有人开始提供吃食了。但想到是折返路线,还是想这会不会再见。简直就是在做数学题,A和B相遇时相差6k,A的速度是xxx B的速度是xx,AB在哪里相遇?虽然不报任何希望,但还是忍着饿肚子跑在分界线,就怕去路边吃东西错过了。


跑在分界线,那种人群扑面而来的感觉特别强烈,尤其对面的人速度快的时候。像是,呼啸而过一样。好几次停下来慢慢走,像电影里的慢镜头。Totally, Tokyo lost.


只是现在似乎,还记得那个场景,我已经有些饿断片了,好像是,原本两个已经有些疲惫慢慢跑着的两个人,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同时把慢跑换成了走,没有任何语言,就走过去,抱了一下。抱着gl的时候,那一瞬间的安全感让整个人都松下来,我实在忍不住,带着哭腔说,我觉得我好像跑不完了。gl说你可以的,指了指身后,说,后面就是25公里了。——用事后gl的话说,就好像。。(完了,我忘了原话了,-_-||)就好像一直在寻找的两个人突然遇见了。大概就这意思吧。

这时候大约我22k他30k?

之后的路线,应该就再也没有折返,也不会遇到,索性就真的放弃了,跑最后一名!

于是贴到路边,走走跑跑,吃吃喝喝,一连吃了两个面包卷才算缓过来。从浅草折返回来之后,过了27k,就真的开始走了。于是,一家不落的把每个特色的点都吃过来。记得有人给热乎乎的味增汤,因为我走着速度慢,不冷也觉得有点凉,热乎乎的味增汤真是超级暖。还有街边一家开茶铺的,泡茶给人喝,用的还是瓷的杯子,热乎乎的一杯茶抱在手里捂手,简直太幸福。

沿途真的是被观众挤满的,各种加油的招牌。志愿者也人手一个垃圾袋,而且志愿者看到你手里有东西,会主动走向你问你要不要丢垃圾。路上时不时有陪跑的警察出现又超过去,背着包的急救员也骑着宝马自行车随行。



虽然手表的距离和速度不可信,但是时间还是ok的。算着距离关门还有多少时间,多少公里。这时候收容车距离我还很远呢,看不到。我就一直走,只在看到有摄像点的时候,整理衣装,然后跑过去拍照。

路边加油的人群超级热情,在路边真的不好意思走。于是又回到远离观众的一边走,看到有人提供补给的时候,走到路边去吃,吃完回路上。看到有人停下来拉伸,我也就跟着拉伸,就等着收容车。断断续续拉伸几次之后,终于回头,看到收容车拐弯跟过来了!

无比激动!终于可以压着关门时间完成了!

身后就是收容车啊!


还想停下来等收容车呢。结果跑上来一个陪跑的医生大叔,问我身体好不好,有没有不适,鼓励我keep running. 真的好惭愧,自己这么吊儿郎当,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不愿意跑。只好佯装腿疼,说我没法跑,但是我会keep moving…

陪跑的医生大叔,超级儒雅型,而且英文还不错,跟他聊得很开心。还让他给我拍了照。他又前前后后去照顾其他的人,我就自拍啊。医生大叔看到我自拍很不开心的,一直催我,跑跑跑。大概他也看出来我是没事儿硬拖着不跑的那种。周围真的没什么人了,在走的都是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拖着半残的腿爬大桥。




医生大叔跟我说要被关门了,不能完赛了,blabla…搞得我有点心虚,后来一顿狂跑。路边群众可high了,这个点儿,都是半残的选手了,没人跑得起来,看我这么奔跑,给我特别热烈的欢呼,然后我就发现,尼玛!到早了!

最后过了那个42公里的门,last 195m,差不多距离鸣枪6小时55分。于是一顿自拍,然后晃悠悠走到终点门,算了,也不想耗着了,差不多后面也没有说中文的,就最后一名中国人呗,索性就走过了终点线。6小时57分。



突然就好后悔,好不甘。没有认真拼过的马拉松,怎么能算是真正的马拉松呢?我肯定会逼着自己再跑一个完整的马拉松,还要再去经受42公里的折磨?想到这个,绝望得欲哭无泪。

有人帮我披上完赛毛巾,给我挂上完赛牌,把吃的塞到我手里。每个人都跟我说,congratulations! 跟他们笑着,一一击掌走过去,但心里好难过。

跑过了人潮汹涌,穿过了水泥森林,我还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去取衣服,真的是,我刚走进去,就有人把包递到我手里。休息区还有毯子可以借来铺在地上做拉伸用。然后有个小男孩来搭讪,说是在日本留学的中国人,比我慢。

晴天劈雷简直!最后一名完赛的中国人的梦想都破碎了,更难过。


最终查到的枪声成绩06:57:50,国际别排序398/399.


后来,把完赛牌的图案印在明信片上寄给gl.


勉强写完。虽然凌乱,好歹留下一些以后可以问候的文字。


2015东京马拉松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939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