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UTMB | 霞慕尼,冬奥之源里的山地之光

北京-张家口成功申办2022年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这也将使北京成为世界上首个同时举办过夏季与冬季奥运会的城市。那么你知道第一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办地是哪里吗?

一切从那个遥远的冬天说起,1922年6月法国奥委会决定由阿尔卑斯山下的小城霞慕尼来测试首次举办的冬季运动会,虽然国际奥委会决定举办冬季奥运会,但是遭到了来着欧洲北方的许多国家反对,因为它们担心冬季奥运会会对从1883年开始举行的北方运动会造成竞争和影响。国际奥委会因此顾虑了他们的反对,发表了一个折衷方案。这次奥运会暂时不被称为奥林匹克运动会,而是称为“国际冬季运动周”。

1923年2月20日主办方在巴黎达成条约,1923年5月31日开始建造需要的比赛设施,此时离比赛只有八个月了。虽然恶劣的天气严重阻碍了工程的进度,但幸运的是最终建筑工程还是按时完成。1924年1月25日,来自16个国家的258名运动员共同见证了冬季奥运从无到有的历程。此后1925年冬季奥运会被国际奥委会正式立项,而1924年的霞慕尼冬季运动周也被正式确认为第一届冬季奥林匹克运会。

那为什么霞慕尼会作为首届冬奥会的举办地呢?霞慕尼地处法国东南,隶属于罗纳-阿尔卑斯大区中的萨瓦省,临近瑞士与意大利边界,是法国境内海拔最高的小镇之一。因为阿尔卑斯山脉主峰勃朗峰在其境内,故得名:霞慕尼-勃朗峰(这是小镇本来的名字,而我们熟知的“霞慕尼”只是其简称)。正是这个人口不足一个北京中型住宅小区(常住居民约9830人),面积仅仅是崇礼县十分之一的弹丸之地却是全世界山地户外运动共同的圣地,无论春夏秋冬总可以在霞慕尼的街道上看到来自各地的人们带着对山的眷恋来到这里。

一切都源于一座伟大的山峰,虽然在高度上勃朗峰(Mont-Blanc)无法与那些喜马拉雅山脉动辄8000米海拔的山峰相比,但人类现代登山的进程却正是从这里真正开始了漫长而曲折的征途,而勃朗峰山脚下的霞慕尼自然成为了这一切的源点所在。

1786年,在首次登顶勃朗峰的背后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瑞士籍的自然历史学家:Horace-Bénédict de Saussure在他20岁那年徒步从自己的故乡日内瓦到了霞慕尼小镇,1760年7月24日,他来到Brevent(霞慕尼附近某处,海拔2525m)望着远方的勃朗峰,Saussure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登顶对面那座山峰,而让人不曾想到的是,这一想法竟然开启了人类现代登山的辉煌历程。在回到霞慕尼之后,Saussure在霞慕尼当地所有的教堂发布了一个声明,重金悬赏能登顶勃朗峰或能够提供登顶路线的人(他的最终目的是研究高山植物)。

Jacques BalmatMichel Paccard的雕像

1783-85年,连续三年都有人尝试登顶但未能成功,第一次登顶纪录出现在随后的1786年,两名法国登山家 Jacques Balmat 与Michel Paccard成功登上了勃朗峰。Jacques那时的工作是在山上寻找水晶。一天傍晚,他在从山上下撤的过程中遭遇风暴被迫在冰川上宿营。正是在这一次遭遇中,他证明了登顶勃朗峰完全是有可能的。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用两天时间来完成这次攀登。而他的搭档Michel Paccard是一名医生,同时也是一名卓越的登山家。他有一个梦想:将一只气压计带上勃朗峰顶并在那里读数。就这样,两人决定在1786年8月8日尝试攀登勃朗峰,最终他们从东北坡经Rocher Rogue成功登顶,这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征服阿尔卑斯之巅。两人的这次成功登顶,标志着现代登山运动的开端。同时成就了霞慕尼现代登山运动发源地的美名。

1787年,最初提出攀登勃朗峰的瑞士人Saussure也成功登顶勃朗峰,完成了他二十多年来的心愿。

1808年,Maria Paladis成为首位成功登顶勃朗峰的女性登山家。担任她的向导的是有过登顶经历的

1886年,后来的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在28岁那年登上了勃朗峰,他领导的探险队也是历史上第三支登顶勃朗峰的队伍。

1990年,瑞士人Pierre Andre Gobet从霞慕尼出发,以奔跑+徒步的方式攀登勃朗峰,他在5小时10分14秒的时间之内完成了勃朗峰的攀登与快速下撤。有别于传统的阿式攀登,皮埃尔的这一次尝试也是勃朗峰真正意义上的速攀纪录,也给后辈们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挑战方式。

2003年5月30日,斯特凡-布罗瑟与皮埃尔-吉诺试图用徒步+滑雪的方式来刷新这一纪录。最终两人登顶下撤成绩5小时15分钟,遗憾地与记录失之交臂。

Kilian Jornet

2013年7月11日,越野跑天王,来自西班牙的Kilian Jornet用奔跑+攀登+自由滑雪的方式耗时4小时57分40秒完成霞慕尼一侧登顶并下撤,这也一举打破了所有前人们有关勃朗峰攀登速度的所有纪录。

关于勃朗峰的攀登,不得不提到的一个概念就是——阿尔卑斯式攀登,简称:阿式攀登。阿式攀登起源于十八世纪的阿尔卑斯山区。作为一种轻量快速的高海拔攀登风格与远征式攀登区分开来,攀登者需全程携带所有攀登必须品——攀登装备,饮水食物与露营装备。由于追求轻量化的装备携带形式,要求攀登者必须在较短时间之内登顶目标山峰后下撤,这对攀登者的体能是极大的考验。

有着“登山皇帝”美誉的意大利登山家:梅斯纳尔就用自己的亲身行动将源于霞慕尼的阿尔卑斯式攀登发扬光大。梅斯纳尔登山时从不使用会在崖壁上留下痕迹的膨胀岩锥,虽然这东西可以保证绳索的固定,减少攀登危险,但梅斯纳尔认为,使用膨胀岩锥是作弊行为,“因为这并不是我个人的力量。”这种略显疯狂的完美主义精神却是能够更好地诠释山地户外文化真正的精髓所在!

如今最好的阿式攀登者莫过于”瑞士机器“Ueli Steck,他在前几日刚刚前独自完成了“82 Summits“(82 Summits:在80天时间里连续攀登阿尔卑斯山脉82座山峰,在山峰与山峰之间以越野跑徒步等连接过渡,不借助任何机械),而这一疯狂举动的灵感正是源于前文所提到的著名越野跑运动员Kilian Jornet将越野跑与阿式攀登完美结的创举!

勃朗峰的最佳攀登季节是每年的三至九月,每年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登山爱好者尝试攀登欧洲屋脊,领略阿尔卑斯壮丽的雪山风光,而这段季节在勃朗峰下的山谷却因为另一项新兴的运动而让这片山地运动的热土再次成为世界的焦点!

环顾霞慕尼山谷四周,你能够轻松找到大量不同长度且充满阿尔卑斯特色的技术型越野线路,而近年在这里的夏季所举行的越野跑比赛让霞慕尼的仿佛又重新回到了“阿式攀登”的黄金时代。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Mont-Blanc Crossing到九十年代初的Skyrunning,再到新世纪初举世瞩目的UTMB。从超长距离耐力赛事到短距离极限的Skyrunning,从Skyrunning到UTWT,霞慕尼又再一次见证了越野跑运动在二十多年中的变革与历史。霞慕尼的山谷里回荡着攀登者与越野跑者的脚步声,他们的脚印也永远留在阿尔卑斯山脉的小道与积雪之中。

从人类现代登山的启蒙者到冬季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再到如今越野跑运动的践行家,霞慕尼在整个人类山地户外运动的发展史上扮演着无可取代的地位,人类对于高度,速度的极限追求不断地从这片阿尔卑斯的山谷之中出发。同奥林匹克的发源地雅典不同的是霞慕尼既是源点更是起点,挑战自我与永不停歇地探索未知极限的可能让霞慕尼永远保有着最为旺盛的活力与生机,人们并不只为朝圣而来,更为亲身用行动去感受那份独立,自由,进取的山地之光!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奶黄包包包包 奶黄包包包包

    越野之光

    2015-08-18 18:57:1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