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现场 | -34℃里跑步的理由

跑在四季,你跑过了春天的盎然生机,跑过了夏天的酣畅淋漓,跑过了秋日的迷离色彩,那么你跑过的冬天是什么样子的呢?

冰天雪地,露水成冰的季节里跑步,光想想,心里也许就已经泛起了阵阵寒意了。说起极寒的跑步比赛人们也许会第一时间想起那些印象中的极地,像俄罗斯伊尔库兹克的贝加尔湖马拉松或者像格陵兰康克鲁斯瓦格镇的北极圈马拉松,那种一望无垠的苍凉伴随着呼啸的北风,跑步的人形单影只地在荒芜中对抗极限!

但你需要知道的是,其实这些看上去极冷的跑步比赛,也许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冷,像贝加尔湖马拉松的平均气温在摄氏零下二十度左右,而北极圈马拉松的温度也只有摄氏零下十几度,和我们今天所说的这场冰雪跑步比赛来说,也许还不够冷到极致。

在中国东北部的一片极寒之地:伊春,这里虽然名曰“春”,却背靠辽阔的小兴安岭,高纬度低温度,拥有着亚洲乃至世界上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红松原始林。不为人知的是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正是坐落于伊春的汤旺河,而伊春得名正是源于汤旺河的支流伊春河而来。这里1月的平均气温在摄氏零下二十二度,一月中旬正是当地最为寒冷的时候,气温仅仅为零下三十度上下,一场名为:“兴安之巅”的森林冰雪越野挑战赛就将在这里举行。

为什么在这冰天雪地的世界里来办一场跑步赛事呢,伊春“兴安之巅”森林冰雪越野挑战赛主办方:如是户外是一家去年刚刚成立的以主推特色户外旅行项目为主的户外旅行品牌,同时也是具有特色跑步文化活动的力行者与推动者。我们印象深刻的是这个夏天在江南水乡乌镇的一场童玩跑的趣味跑步赛事,将亲子,运动,旅行三者完美结合,而如今这场挑战冰雪的跑步赛事无疑让我们既疑惑同时又充满着期待。

说起伊春与跑步,在去年还曾经闹出过一场让人啼笑皆非的乌龙事件。2015年伊春森林马拉松特邀的两名肯尼亚选手从遥远的非洲出发,途径马来西亚,中国大陆,于凌晨抵达了一个名为“yichun airport”的机场,然而经确认两位选手最终抵达是江西省宜春市,而并非是他们真正的目的地:黑龙江省伊春市!巧合的是这次比赛同样也有一名来自肯尼亚的参赛,幸运的是他这次没有选错航班,也没有到错机场,但他也许真的选错了季节吧!

比赛当天早晨的室外气温显示为摄氏零下三十四度,选手们都竭尽所能地将自己包裹严实,因为任何裸露在外的地方都将有可能被马上冰冻到麻木。

比赛赛道为环形设置,赛道涵盖原始森林、林间小道、景区公路。在经过短短三公里的平整路面后就进入了茫茫林海之中,起伏的林地被一尺多厚的积雪完全覆盖,而所谓的赛道仅仅是赛前由探路车与志愿者踩出的两条略微平整的沟壑。这样的赛道对于像非洲选手这样习惯于平整公路赛的竞速型选手来说无疑是绝望的梦魇,但对于乐在参与的完赛型选手来说却是一种神奇的跑步体验,因为也许你这一辈子也不会再有很多机会在这样严寒的原生态跑道上来完成一场跑步比赛了。

著名的环球跑者@环岛路 在12KM组的比赛中荣膺冠军,跑遍全球的他表示这也许是他所亲历过的最为特别的跑步比赛了,冰雪下的奇特景致与极寒的环境气候,让这条12KM的赛道变得格外地与众不同;作为中国首批完成WMM六大满贯赛事的知名跑者@程旸 也参加了此次全程24KM组的比赛并完赛,虽然开赛不久眼镜镜片就被极度低温冻的模糊不清,但朦胧中的冰雪世界还让这位大满贯选手感到一种别样的跑步体验;而之前那位历经万里前来参赛的肯尼亚黑人选手最终败给了极度的低温与让人揪心的雪地赛道,未能夺冠,黝黑的皮肤与雪白的环境给人时空交错的感觉。

尽管比赛进行的如此艰辛,有的选手甚至付出了冻伤的代价,有的选手花了日常距离数倍的时间完成比赛,但所有人都收获了一份如当日阳光般灿烂的心情,冰雪与低温只是让这份绚烂更加地珍贵一些吧!

回想起如今越来越多千篇一律同时乏善可陈的跑步赛事,这种独具特色同时能够给参赛者留下难忘印象的比赛恰恰是我们所匮乏的。正如「如是」两字的由来一样,“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对于跑者和比赛来说,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