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人物 | “超马之神”库罗斯

库罗斯保持的24小时跑世界纪录,平均配速是4分44秒——这相当于连续跑了7.2个3小时19分的马拉松!

世界上最厉害的超极马拉松跑者是谁?

是不是爱燃烧介绍过的日本“蓝领超马王”关家良一——在24小时超马世界锦标赛四度夺冠(次数最多)、24小时超马亚洲纪录274.884公里的保持者?你也许会这样想。

有的人可能会想到另一个名字:美国“超马天王”斯考特·朱瑞克(Scott Jurek)——恶水超马两冠王(2005至2006年)、斯巴达松三冠王(2006至2008年)和西部100六冠王(1999至2005年)。是他吗?

唔,这么说吧,在这两大高手之间,就24小时跑而言,关家稍胜一筹,他的成绩比朱瑞克保持的美国纪录266.661公里多出七八公里。

不过,在世界第一高手面前,这两位“王者”都不得不俯首称臣,甘拜下风。因为那位绝世高手的实力,已经达到非人类的境界。

此人名叫扬尼斯·库罗斯(Yiannis Kouros),上周刚过完六十大寿:1956年2月13日,他出生于的黎波里(Tripoli)——一个与利比亚首都同名的希腊南部城市。

超马界的至尊天神

咱们先看看这位库罗斯到底有多牛。

●他保持的24小时跑世界纪录,是303.506公里,平均配速4分44秒——马拉松3:19:34的配速!

马拉松能跑进3小时20分,已经算高手,而库罗斯的成绩相当于在一个昼夜之内,一刻不停地连跑7.2个320全马!相比之下,关家良一破亚洲纪录的平均配速“仅为”5:14。

●24小时超马的40、45和50岁年龄组世界纪录,都由库罗斯一人保持。

●48小时超马世界纪录同样也由他保持,外加40至50岁三个年龄组纪录。这个纪录是473.495公里,平均配速总算降到6分4秒——全马4:15:47的配速。好像不是很快?你在两天两夜之内,连续跑11.3个试试。

●48小时再往上的项目就是6日赛。世界纪录又是库罗斯的:1036.800公里。

●12小时路跑世界纪录的主人还是库罗斯:162.543公里,平均配速4:25,折算成全马成绩3:06:13!

不过,这一项目的总纪录(overall record,即包括公路、场地和室内)总算旁落到他人手中,成绩是163.785,由一个美国人创造于2013年——库罗斯退役多年之后。

●此外,100英里路跑(11:46:37)、1000公里总纪录(5天16:17:00)、1000英里总纪录(10天10:30:36),统统列在库罗斯的名下。

总结一下:24小时以上和1000公里以上的超马纪录,都被这个希腊人垄断,而且已经长达一二十年无人能撼动。据库罗斯的个人网站统计,他总共打破上百项世界纪录。

这位超马界“大神中的大神”,究竟是什么来历?

在畅销书《Eat and Run》中,“美国超马王”朱瑞克如此介绍库罗斯:

“斯巴达松的最伟大冠军过去是、大概未来也将是这个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当1982年约翰他们首次试跑斯巴达松时,26岁的扬尼斯库罗斯还是的黎波里附近的一个看门人,过着斯巴达式的简朴生活。

“听说这些人的使命是要让(马拉松典故主人公)菲迪皮德斯复活,很文艺的库罗斯便着了迷。截至当时他已经跑过25个马拉松,而且小有所成就,个人纪录是2小时25分。他即将找到自己的归宿。

“1983年,库罗斯在超马界横空出世,在斯巴达松跑出21小时53分的惊人超马首秀成绩。他的获胜优势如此巨大——比第二名快3个多小时,以至于赛事总监在赛后两天拒绝颁发奖杯给他,直到能够证实他并没有作弊。

”他后来又三度赢得斯巴达松,而这些至今仍是赛道史上最快成绩榜的前四名,从20小时25分至21小时57分。哪怕菲迪皮德斯再世,也不可能跑得比这更快了。我曾试图追逐过多项纪录,但我的最好成绩也仅仅是赛道史上的第5、第6和第7位,即使是最好的成绩也比库罗斯最慢的成绩要落后23分钟。”

这里有必要作个更新:2010、2011和2014年意大利人Ivan Cudin三战三胜,在赛事历史成绩榜上排名第6、第8和第9位,并将朱瑞克的后两个成绩挤到第7和第11位。

半路杀出库罗斯

此后在书中每次一提及这位希腊大神,朱瑞克几乎言必称“伟大的库罗斯”(the great Kouros),仰慕之情溢于言表。

但他没有提到一件轶事:库罗斯第一次参加超马,还是临时加塞进去的

1983年9月10日,首届斯巴达松(Spartathlon)超马在雅典和斯巴达之间举行,距离246公里;创办者是澳大利亚籍的英国皇家空军中校约翰弗登(John Foden)和四名袍泽。如今它已成为全球超马高手的必跑赛事,关家良一曾于2002和2009年两度夺冠,而中国耐力王陈盆滨更是将其誉为地球上最为艰难的赛事之一。

朱瑞克曾强烈推荐斯巴达松超马,称这是世界上最超值的超马比赛之一:报名费525美元,包含六天的吃住,两场极精彩的颁奖典礼,外加博物馆观光、巴士接送和补给站的充裕饮食,只是冠军没有奖金。

第一届斯巴达松共有来自11个国家的45名选手参加。发枪前出现一段小插曲:组织者走到起点询问参赛者:能否再临时增加两名选手?由于其中一人是英国知名跑者,大家便同意了。而另一个“加塞者”正是库罗斯。

最终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希腊小伙大爆冷门,以20:29:04的成绩夺得桂冠,比亚军、南斯拉夫高手Dusan Mravlje(24:40:38)快了4小时11分半,优势比朱瑞克书中写的还要大。

一介无名小卒头一次跑超马,就能有这么好的成绩?老鸟们纷纷表示怀疑,况且比赛有相当多时间是在晚上进行,谁知道这个希腊土著有没有趁着夜色偷偷搭车或者抄了近路?

以27小时39分获得季军的英国人Alan Fairbrother甚至断言:库罗斯哪怕“在良好、平坦的路面和良好的天气条件下,也不具备接近Dave Dowdle创造的24小时场跑纪录274公里的经验和格调(class)”。

言外之意是,这小子在赛道坎坷且起伏不平、又时值酷暑的斯巴达松竟然跑出和人家世界纪录相近的成绩,肯定是耍了什么花招。

不过,并非所有参赛者都这样把人看扁,其中之一是奥地利人埃德加帕特曼(Edgar Patterman)。翌年4月,他组织了一场沿多瑙河跑的三日赛事,邀请包括库罗斯在内的众多各国好手参加。

在114公里长的第一赛段,库罗斯从第16公里后开始领先,让其他人有机会一窥这匹“黑马”的道行深浅。结果他以7:55:28率先抵达终点,堂堂正正地击败斯巴达松亚军、南斯拉夫人Mravlje和第四名Alfons Evertz。

第二天的赛程是122公里,库罗斯再次胜出,比第二名早到1个多小时。第三赛段84公里,他又以36分的优势力压群雄。3天320公里的赛程,他总共用时24小时不到,比亚军Mravlje快了两个半小时,质疑者从此哑口无言。

同年7月,库罗斯应邀参加在纽约市麦迪逊广场公园举行的六日超马比赛。第一天他跑了262.668公里,第二天将近167公里,第三天146.200公里——一天不如一天,有些人开始觉得,这家伙快不行了。

第四天库罗斯惊讶地发现,自己一向听话的身体变得僵硬,两脚也受伤流血,有一阵子他只能蹒跚前行。不过,那天他仍然坚持跑出143公里。

四天下来,他的总距离让人们心头一动:这家伙好像有望冲击六日跑世界纪录——由英国徒步达人George Littlewood于1888年11月26日至12月1日创造的,最后两天只需再跑289公里即可。

第五天库罗斯拿下151公里,这样最后一天只需跑138公里就够了。但库罗斯不满足于破纪录,他又跑了152公里,以1022.068公里的成绩将尘封96年之久的古老纪录一举击碎。这一新闻在全世界轰动一时,一颗超马巨星就此闪耀升起。

喜爱吟诗作曲的文学硕士

库罗斯的童年过得相当艰辛,但这也使他磨砺出顽强坚韧的个性,学会如何化逆境为优势。

库罗斯16岁开始练长跑,1977年首马就跑出2:43:15的好成绩,1982年创下2:25的个人纪录。但据朱瑞克描述,他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长跑高手:体型敦实,步伐起伏过大,发达的上身肌肉更像短跑选手;“我认为库罗斯在那些强壮的胸大肌和三角肌中找到额外的能量来源⋯⋯他似乎发现了将推进力从手臂转移到双腿的秘诀”。

库罗斯对超马有自己的独到感悟:这是一种自我升华的修炼(an exercise in transcendence),考验的是一个人的精神品性(metaphysical characteristics),而不是先天体能或训练水平。

他认为80公里以下及分阶段赛事都不能算超马,因为它们对那些有拥有跑步天赋和训练有素的选手更有利。真正的超马跑者,必须能忍受睡眠不足和肌肉极度疲劳的折磨;只有到了此时,他们才能“在燃料耗尽之后找到能量”。

全长960公里(一说875公里)的悉尼至墨尔本超马,是世界上难度最大的超马赛事之一。1985至1990年间,库罗斯几乎每年必到,仅1986年因脚趾骨折缺席。他取得五战五胜的辉煌战绩,并于1989年创下5天2小时27分的赛道纪录(该赛事已于1991年后停办)。

在澳大利亚参赛期间,库罗斯受到当地庞大的希腊移民族群的热烈欢迎,这与希腊政府对他的冷遇形成鲜明对照;加上澳洲有更多的参赛机会,1990年他移居悉尼,一年后迁往墨尔本,后加入澳大利亚籍。

1992年,36岁的库罗斯成为墨尔本名校La Trobe大学的全日制学生,主修音乐和当代希腊文学。两年后,他才重返超马赛场。

2000年库罗斯回归故乡希腊,此后继续在国内外参赛。2005年,年近半百的他还能打破21年前自己创造的世界纪录!

自1980年代至本世纪初,库罗斯称霸超马世界二十多年,赢得“跑神”(Running God)、“当代菲迪皮德斯”(modern Pheidippides)等诸多美誉,但他绝不是一个只会埋头跑步的跑痴。

前面提到朱瑞克称库罗斯“很文艺”,书中还盛赞他颇有古希腊哲学家运动员的遗风:

“他的成绩似乎源自于一种洋溢的精神能量。他会作画赋诗,录制歌曲,在电影《英雄之旅》(A Hero's Journey)中扮演菲迪皮德斯的角色,发表励志演说⋯⋯”

库罗斯的个人网站则称他身兼跑者、音乐家、哲学家和诗人:12岁开始写诗作曲,既会唱歌,也曾学习拜占庭和欧洲音乐;出过四张音乐唱片——管弦乐和声乐各两张,作词谱曲全是自己一手包办。

库罗斯拥有文学硕士学位,写过上千首诗,出过一部诗集和一本自传。后者题为《世纪六日跑》(The Six-Day Run of the Century),书名源自1984年他在纽约参加的六日超马赛,那次他一共打破了六项世界纪录。

库罗斯也热爱希腊的传统、历史和英雄人物,在诗作中经常提到在率领三百勇士战死温泉关的斯巴达王李奥尼达斯(Leonidas)、19世纪独立战争的英雄尼基塔拉斯(Nikitaras)等忠勇之士,古雅典信使菲迪皮德斯更是他的榜样和灵感源泉。

1997年10月5日,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创下303.506公里的24小时超马世界纪录之后,库罗斯自信地宣称:“这个纪录将保持多个世纪。”(This record will stand for centuries.)有人甚至认为,要打破库罗斯的纪录,比人类马拉松跑进2小时更难。

而有缘与这位超马之神同一时代,实在是我们的莫大荣幸。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壹小明 壹小明

    如果Yiannis挂科留在墨尔本几年,我们就可以经常一起约跑了,哦不是,是我的LSD,他的热身。

    2016-02-22 09:57:48 回应

  2. sansan sansan

    如果Yiannis挂科留在墨尔本几年,我们就可以经常一起约跑了,哦不是,是我的LSD,他的热身。      壹小明
    你是学长么:》

    2016-02-22 10:11:32 回应

  3. 壹小明 壹小明

    你是学长么:》      sansan
    没有没有 不是一个学校的 哈哈 我是墨尔本大学 他是La trobe大学 就在我经常去的州立图书馆附近

    2016-02-22 12:41:08 回应

  4. 壹小明 壹小明

    博斯是谁?

    2016-02-22 19:50:05 回应

  5. 湿哒哒 湿哒哒

    博斯是谁?      壹小明
    其实我想说珀斯Perth。。。

    2016-02-22 20:44:10 回应

  6. 壹小明 壹小明

    其实我想说珀斯Perth。。。      湿哒哒
    我还真没去过Perth。澳洲的,我最最最最喜欢塔斯马尼亚,特别喜欢。

    2016-02-23 00:07:4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