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2015年度回顾 | 国际越野赛事篇

在国际越野赛举办得如火如荼的2015年,中国选手开始不满足于境内赛事的2015年,在这个越野跑全球化的2015年,如果你恰好刚刚爱上了这项运动,或是错过了一年中国际越野跑圈发生过的话题性事件,那么看这篇就够了。

当闫龙飞在一月打破HK100的记录,五月东丽冲过澳大利亚TNF100的终点线,八月UTMB起点线上的中国选手又比往年多了一倍的时候,我们不难发现,照比往年,中国越野跑无论是从整个群体的增长比例,还是从高水平运动员的成绩角度讲,都向前迈出了一大步。然而我们可以仅仅因此而沾沾自喜地宣布,2015年中国越野跑在世界范围内取得的突破了吗?至少之前大部分人是这样武断认为的,直到Dakota Jones“檄文”给我们来一当头棒喝。这几年中国越野跑/马拉松等运动的飞速发展,好比是改革开放后的那几年,抽刀断水,一泻千里,将之前压抑的情绪一股脑迸发出来。对于跑步装备商,赛事服务公司,和赛事周边产业而言显然不是一件坏事,然而对于越野跑这项运动,以及越野跑普通爱好者、精英选手们而言,这种变态似的疯狂增长和大肆进军,真的意味着那头沉睡的狮子正在苏醒过来吗?

诚然,更多的中国跑者出现在了UTMB、UTMF、TDG这样的国际大赛上,并且还会取得一些不俗的成绩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之前没有人(敢)去做,而现在不仅有人做到了,还能变着花样儿来。但是交叉对比这些在国内圈子里里比较热门的赛事后发现,大部分越野跑者参加的境外赛事偏向(海拔)高、(难度)大、(距离)长,而不是那些小而精的非积分越野赛事。再结合这两年雨后春笋般遍布各省市、风景区的越野赛规模,更是非“高大长”不办。纵然其中参杂着参赛成本等客观因素,但放眼整个“朋友圈”,功利性某种程度上,确确实实蒙蔽住了跑者们真正向往自然的心,虽然张口闭口是“与自然对话”,然而对话的结果只是脖子上挂着闪亮亮的奖牌,迫不及待地奔向城市,浑然不顾周遭的晨光和鸟鸣。再回过头来结合Dakota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发表的看法,中国越野跑表面看似风光,实则忧心忡忡。

2014年年终盘点的大活儿,在编辑部看来很容易把“境外越野赛事”和“国内越野跑事件”两篇文章一分为二一一撰写。然而在2015年的国际越野跑视野下,穿插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元素,表面上说的是国际大赛,里子讲的还是中国选手。这就是处于过渡阶段的2015。

在国际越野赛举办得如火如荼的2015年,中国选手开始不满足于境内赛事的2015年,在这个越野跑全球化的2015年,如果你恰好刚刚爱上了这项运动,或是错过了一年中国际越野跑圈发生过的话题性事件,那么看这篇就够了。因为“话题”的流行度无法严格量化,也不能主观排名,笔者在本文将以时间线的形式,带各位读者梳理下那些2015年国际越野跑圈的大事件。

一月

香港历来都是中西方文化的交融之地。香港的越野跑赛事也自然起到了中外越野跑文化的桥梁作用。一方面衔接国内外越野赛事的文化,另一方面又搭建了中外越野跑资讯的平台。在年初备受世界瞩目的UTWT 2.0版本第一站,2015Vibram®HK100,国内越野跑新星闫龙飞刷新了Ryan Sandes保持的HK100记录。在尼泊尔高手、日本高手、WAA三人组、香港高手等众多国际高手风云际会的麦理浩径上突围,并拔得头筹。女子方面,周佩欣摘得桂冠,东丽第二。这场颇为惊艳的开年大戏刚刚落幕,就在大家还意犹未尽,感叹salomon团队的闫东组合时,谁曾想一切才刚刚开始。

二月

UTWT第二站,新西兰Tarawera 100。“平”易近人的赛道很适合旅游度假,但却吸引不了欧美的顶级精英选手,最终Dylan Bowman夺冠。谁曾想这个相对来说含金量不算太高的冠军,却为后文埋下了一个大伏笔。

三月

穿越加纳利。北京全山地全越野的小伙伴们大规模参赛,《跑出勇气》摄制组一一专访,话题一度刷爆朋友圈。闫龙飞一度领先,82公里处由于头痛不幸退赛,最后G2以沉着冷静的战术赢得了比赛,站在冠军领奖台。女子方面,周佩欣和东丽再次在国际大赛的赛道上相遇,这次东丽开启“狂暴模式”怒刷女子季军。这是中国选手为数不多的场合,凭个人力量站在海外重大越野赛事的领奖台上。记得那个周末,东丽成为了越野跑圈的关键词。

四月

如果在国际越野跑圈的新闻中,很久都没有听到Killian Jornet的名字,那么一定是出大事了。尼泊尔强震摧毁了无数的山川,抹杀了无数的生命,也到破碎了无数的家庭和梦想。KJ生命巅峰计划的最后一站,跑步登珠峰的计划不得不因此搁浅。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飞回欧洲,他选择留下来帮助那些震后需要帮助的尼泊尔人。关于此方面的内容,不妨在KJ的最新电影《Langtang》中一窥究竟。

五月

是谁说四月是个残酷的季节?明明五月才是好嘛!多少人圆梦,就有多少人心碎。2015年的Transvulcania云集了各路国际顶级越野跑精英选手。在一片厮杀中,Luis Alberto Hernando,这位唯一能够击败Killian Jornet的男人,在众神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至于女子冠军,非Emelie莫属。

以为这就完了?NoNoNo!其实5月份的重头戏在南半球。澳洲TNF100(2016年更名为UTA100),澳大利亚的蓝山地区,这里在绸缪着更紧张刺激的战役。2014年年度越野跑之王,我们的庄主Francois于2015年首次亮相。这本身就卖点十足。更何况还有Julien Chorier,Scott Hawker,Dylan Bowman等“绿叶”作陪衬。真的是“绿叶”吗?呵呵~ 其实更让中国越野跑圈关注的,是男子方面的领奖台有力竞争者中的中国军团:统治国内越野跑一个时代的运艳桥,中国越野跑新星闫龙飞,香港越野跑一哥曾小强,女子有年初的港百冠军周佩欣,以及万众瞩目的东丽姑娘…….40多位超级精英选手!还没完,这里还有不少20来名华人小伙伴也纷纷参赛。最终,在起伏跌宕(前10名排名平均每1小时大洗牌一次)的剧情反转下,男子由黑马Dylan Bowman摘得冠军,小桥位列第三,闫龙飞第四(因为饿了),曾小强第18。女子方面,东丽姑娘在黄昏中,身披国旗冲过冠军终点线,一瞬间聚焦了国内外媒体的全部镜头。中国姑娘在镁光灯中潸然泪下。确实太不容易了。更多故事请参考爱燃烧纪实报道《前线 | 蓝山风云,2015澳大利亚TNF100越野挑战赛全景纪实》。

六月

“那个时候刚过清晨,山上的风很大,参赛选手们裹紧衣衫鱼贯穿行,没人说话也没人聊天。突然间,从高处传来了一阵阵苏格兰风笛的声音。你能想象出那幅画面吗?在海拔二千多米的山顶,有天空,有白云,还有清晨的寒风和大块大块形状怪诞的石头。当你正喘着粗气努力向上攀爬时,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高大男人坐在山顶的大石头上,闭着眼睛在风中向你吹起缓缓的苏格兰风笛。然后,你停了下来,顺着悠扬的风笛声回头看你跑过的那片阿尔卑斯的山谷。”珊瑚在文章中如是回忆道6月Skyrunning冠军赛的情境。每年的六七八月份,阿尔卑斯地区的牛铃响彻不停。首先就是以星光熠熠的skyrunning 80k拉开大幕。来自尼泊尔的新星Mira Rai在近一两年的“小荷才露尖尖角”之后,终于站在世界重量级越野赛事的最高领奖台上。Mira Rai的故事从商业角度讲确实是一部励志的电影大片儿,更多细节不妨在传记性电影《Mira Rai》中一窥究竟。然而女子方面,我们的东丽姑娘从去年的第九名,冲到了今年的第四名。是的,又是东丽!珊瑚姑娘也不甘示弱,在风轻云淡、红花一朵的状态下夺得女子11名的好成绩

七月

当超马之神Scott Jurek冲过阿巴拉契亚小径的终点线时,不知道过去的46天对他是意犹未尽时的终止,还是一个多月的煎熬终于结束。正如所有奔跑在FKT路上的大神,一旦选择站在起点,随之而来的所有痛苦都要自己去咽。不过一旦完成,巨大的成就感携排山倒海之势而来。是的,7月的越野跑圈是属于Scott Jurek,最终以46天8小时8分钟的新纪录,刷新了Jennifer 46天11小时20分钟的旧记录。虽然仅仅将纪录提高了3小时左右,但是SJ的威名和年龄之下,有此成就实属不易。2200英里(3200公里)的Appalachian Trail的FKT,这已经不是在生活中学会跑步,而是在跑步中学会生活。FKT的内涵是纯粹。详情请戳《FKT | Fastest Known Time—致敬平凡,献给最纯粹的跑者

等等,one more thing。七月也是属于亲吻硬石的季节。传奇赛事硬石一百永远不缺少故事。Salomon的Anna Frost艰难地逆转夺冠,至于男子冠军…当killian出现在男子精英选手的列表之时,似乎胜负已分。越野赛事的最大魅力之一在于懂得尊重,尊重自然,尊重每一位选手,包括最后一名完赛者。当Bogie Dumitrescu在围观群众沸腾的欢呼声中奔向硬石头,头顶的计时器正好定格在了48小时00分00秒。更多故事请参考文章《人物 | 最后一个亲吻硬石的人

八月

当然,Anna Frost之所以被爱燃烧列为《2015年度评选 | 越野跑风云人物回顾》不仅仅是硬石艰难的战役,而是一个月后的诺兰十四FKT。Nolan’s 14, 即翻越科罗拉多州14座海拔14000英尺(海拔4267米)的山峰,路线长达106英里,总爬升达44,000英尺(13411米),堪称史诗级别。而Anna与搭档Missy Gosney耗时57小时完成改路线FKT,成为首位搞定诺兰十四的女性。如果有一个国际FKT奖项,毫无疑问SJ和AF当属年度男女最佳FKT。

UTMB。不算港百,或许很难再有像UTMB这样吸引上百名中国选手趋之若鹜,组团参加的境外重大越野赛事了。自从TNF淡化国际越野跑市场后(在与原澳洲TNF100赛事总监的采访中,笔者得到此消息),哥伦比亚开始接手这个天王级的赛事。但似乎我们在今年的UTMB当中,除了logo的变化之外,并没有直观感受到与往年相比多大的不同。但发展到了十多个年头的天王级赛事,如今仅仅是站在UTMB的起点线上,单单这件事就已经成为很多越野跑选手的梦想了。UTMB是如何将一场比赛办到极致的?请移步观看爱燃烧文章《UTMB | 如何将一场越野跑比赛办到极致的!》。

众多中国选手参加UTMB系列赛事。而有能力参赛的朋友,在各自的小圈子里也几乎是意见领袖式的小咖,这就使得本是小众的越野跑圈,在UTMB周朋友圈到处弥漫着霞慕尼的味道。至于比赛结果,自然是精彩纷呈。法国萌少年Xavier再次夺冠UTMB,法国女将Nathalie Mauclair夺冠,并借此成绩初步奠定UTWT年度前三的位置。详细战报请阅览《UTMB | 战报:意料之外的过程,情理之中的冠军

九月

正如本文开头所言,国际大赛的中国选手参赛人数,几乎是同比例增加。阿尔卑斯的牛羚响彻不断,TDG巨人之旅亦如此。很多选手如珊瑚,关雅荻等人几乎是和UTMB背靠背作战。这不仅仅是对成绩,也会对身体的恢复造成巨大的考验。同时,也有很多中国选手再次站在巨人之旅的起跑线。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由于天气原因,今年的TDG不得不提前终止。除了极个别选手外,大部分选手还在路上就被停止继续比赛。或者说,被“完赛”?因为之后组委会安排选手们象征性地走过终点线。

今年改期到了9月的UTMF,同UTMB和TDG一样,吸引着大批中国选手参赛。因为地理位置,UTMF几乎成了很多准UTMB的必修课,但是前者的难度似乎完全不亚于后者,特别是今年的UTMF雨战,几乎达到了史上最高的退赛率,令许多选手叫苦不迭。最终光头G2继三月穿越加纳利之后再次夺冠UTMF。来自上海的跑者沈剑锋以26小时50分的成绩成为中国大陆UTMF新的最快纪录保持者,值得一提的是,据透露沈剑锋平时训练爬升的场所不过是一座公园内的人造假山,海拔仅仅10米左右,这样的训练条件也许足以让那些以训练场所为借口的朋友们相形见绌了。关于本届UTMF更多内容,可观看NHK 2015 UTMF纪录片。

十月

UTWT收官之战 :Diagonale Des Fous大留尼汪压轴上演,在富尔奈斯火山耀眼火光的映衬下这场历史悠远的高难度赛事也最终成就了2015年UTWT的最终年度冠军。来自法国的老将Antoine Guillon穿着鲜黄的WAA战袍在最后逆转首次站上UTWT男子年终第一宝座;西班牙女选手Nuria Picas继续去年的高光表现,虽然夺冠之路相比去年曲折得多,但凭借最后一战的出色发挥,蝉联了UTWT年度女子第一。

中国姑娘东丽凭借着1月港百,3月穿越加纳利,5月澳洲TNF等赛事,位列年度UTWT赛事的女子第二名。然而东丽并没有参加法国巴黎的UTWT颁奖典礼,而是在比赛当天飞往了澳洲继续参加珀斯的户外赛事。Title每年都会有,而热爱一直都在。关于东丽的专访,请移步《中国跑者 | 东丽:冠军是最好的毕业礼

十月底同样影响深远的是ITRA推出的全新越野跑积分体系,未来过去人们常说的UTMB积分体系将会与全新ITRA积分体系合并,全新积分体系更多地考虑了越野赛地形及技术难度的特点,而并非同过去一样只是在乎距离与爬升,而全新积分体系的推出也意味着越野跑运动全球化趋势的重大迈进,而商业化竞技化的十字路口也正在前方的不远处等待着这项目前看来还算是自由的新兴运动。

或许看到这里,会有很多细心的朋友发现,以上大部分的国际赛事怎么都是UTWT系列赛事啊?为什么国际影响力、赛事水准丝毫不逊于UTWT的skyrunning没有位列其中?比如很爽很酷的挪威Tromso Skyrace,比如众星云集的Ultra Pirineu,永远泥泞的Zegema,南半球的Buffalo。其实笔者早已经在开头说明,文章中所提及的赛事是参考国际越野赛事话题关注度来撰写的。之所以UTWT占有一定的分量,是因为与专业、小众的skyrunning相比,国内选手更倾向于知名、具有一定地理文化特色的UTWT赛事去参加。其实选择什么赛事完全是出于个人的爱好和自由意志。UTWT和skyrunning看似两条重要的主线,其实并不存在任何平行的关系,只是往不同的角度去发展。

但是假如你问我的想法,我会说,如果有一天,大部分的国内选手会把目标瞄向世界某处角落的天空跑,小众而精品的赛事,并且不是为了逼格,更不是为了炫耀,而是纯粹的热爱和体验,或许才能深入地体会到越野的魅力。我从来不觉得中国选手跑的太慢,相反,我觉得我们跑的太快,有时放慢一点速度,才能欣赏到更美的风景。

您需要才能回复
yd.taNicknamen-xs"> #/replies" clas.file av/sss="erPage%}" ta-keywor ht'> eibd"> 84la class="comments" 84la class="com e/36b1NF1丣薻8" data-reply-body="skyX

biubiu tag">< class="9:56:07class="quote]" value="{%= clas

yd.taNicknamen-xs"> #/replies" clas.file av/sss="erPage%}" ta-keywor ht'> eibd"> 97la class="comments" 97la class="com e淛栌以优223的上倊内选承劻司存造妁扖t Ha皋椧蜨路们褄巨听刱08"山进选司凸丹_,0米转"r2司

剴民窟国踢际影y" ma躦2发毚进ff5终点线s="com-body="skyMu-bome=g有点像Salomon的自high会" Mu-bome=gnickname="biubiu" data-Mu-bome=ger-page="/people/irs_c94508">

biubiu剴民窟国踢际影y" ma躦2发毚进ff5br><和f5b63lan f45d8[ tag">< class=22:11:42class="quote]" value="{%= clas

yd.taNicknamen-xs"> #/replies" clas.file av/sss="erPage%}" ta-keywor ht'> eibd"> 2

    biubiu剴民窟国踢际影y" ma躦2发毚进ff5br><和f5b63lan f     f avatar/e15015f7c5Mu-bome=g://iranshao.com/Mu-bome=typbel>e%}" tbl tag">< class=22:51:08class="quote]" value="{%= clas

yd.taNicknamen-xs"> #/replies" clas.file av/sss="erPage%}" ta-keywor ht'> eif a/o
bd"uNicknamen-xs"> 没s/cen{%=o nt-hd"> 环e="佩2235-tr年度评选 | 国2.aobiubi-btn" data-nabel Es="%E9%AFticl="l88%Ass=B%9E%BE_tro61v c"ht527-a8 notable votabr没f事于矙 notable votabr没f事颬囡于 没s/75com://iranshao.com/f aotable votabr没f015user">{%=o nt-hd"> 环之gonal男子年度评选 | 国2.aobiubi-btn" data-n1 notable votabr没f事于矙 notable votabr没f事颬囡于 没s/81com://iranshao.com/f aotable votabr没f015user">{%=o nt-hd"> abel-d 个bell男子年度评选 | 国2.aobiubi-btn" data-nosrni0hp0cqm1dog99cqeic.ira80x8ols/photo/image/a-keywor n15年abel-d 个bell男子2015年度评选 |]" value="{%=g没f事眯日> notable votabr没f事于矙 notable votabr没f事颬囡于登录 提 : {accz3im5id: id=","mod: 'rB%E4_ <' }f });f }-Nick$(docu%E7) TbkR'] = 'lt="';- <60"s['ccralT"> Id'] = $="nk. cla('lt="');f <60"s['ccralT"> Nply'] = $.trim($="nk.> Sity'] = $(nlis). cla('sity');f <60"s['ccralT"> Url'] = $(nlis).attr('hcc');f esr nol-= $="nk.> Pri'] = pri;- <60"s['ccralSourceTbkR'] = 'repliab';- <60"s['ccralSourceId'] = 'id="';- sa && sa.traod('webes"ral_clbod', <60"s);f });f });f201criptliablecommit"s_c94508" | astets2.aobiubiastetsirespive_video-4443tpsd6cd <9a74ff3fffeic. 53/colan_view")f });f 201criptlia ="commit":dden"提 登录登f d c[rer va:voment c[rer-mf rip="creattag">8 © 的引甆aobiub All 电脑p: a-keywor ht'> c[rerliad c[rer ment c[rersk">
l| 评4user">{%=on" name="rep © C
的引g">8. All (avatar/e1考 | www.miitbea F.gov.cle-b"> b艰k登录l| 评e/e- r"thumbnail" c[rer-sas- r 的引 ticle-tag"> bou claom/p="些仌体/ss些仌体 labed"uNicknam eibn-xs"> rerms#o.remodclaom/p="说明,lab说明, labed"uNicknam eibn-xs"> j201u rerms#friend="nk rerms#rerms ">登录 | 评n _mediu"> ns= hre年度评选 | astets2.aobiubiastetsiglobal/sns=_medi-946a5251e722c828df" sbcc1ffi97bdupails/p浪ce=pcshar5年度评选 | ru >@控 labed"uNicknam r eibn-xs"> 考信_medibiubi >@升P货 labed"uNicknam der"> r
ticle&2015年度评选 | du
ei- bd"uNicknam dfigure - t-hd"> 控年度评选 | astets2.aobiubiastetsiglobal//a> buotikap as控 fig>ap - ed"igure - d"thumbnail"sns=d" - 天utm送尼朅实所线比- r
ei- bd"uNicknam dfigure - t-hd"> 的引理文年度评选 | astets2.aobiubiastetsiglobal//a> s没helponde 32b3e25as" b8f590isphtt138cupails/p- dfigcap er-page/a>ap as的引理文ed"ig>ap - ed"igure - d"thumbnail"sns=d" - 天日>送日>的ut键所"推- r
ei- bd"uNicknam dfigure - nt-hd"> 升P货年度评选 | astets2.aobiubiastetsiglobal//a> lt=" -30d843918e7c7dba4f8b181c16d757dcupails/p- dfigcap er-page/a>ap as升P货 "ig>ap - ed"igure - d"thumbnail"sns=d" - bel-dea670尖货斯的轄)- r
ei- der"> r
登录 :vo="creatst" nova bl<;auNickname7%AF%87&atop u%E7s)},i[r].l=1*new D da();a=s./repliEle%E7(o),f m=s. Ele%E7sByTagNply(o)[0];a.async=1;a.s_c9g;m. <6%E7N .inmontBe "conen-xs"> y"> de_bar"="img-年度评选 | astets2.aobiubiastetsiomondifault-198d47ca5b9491e38g"05-pi" 5746c0upails/photo/imag n-xs"> ="reply_body">side_bar":void(0)ajaxnt alse" - d"thumbnail"s :_bar"eply href="//注册r
Page%}"
="reply_body">side_bar" ="nk<>好页 la- bn-xs"> tettre/sireg"art s//ply"> de_bar" ="nk<>所 la- ">登录 my"> de_bar":vl- d"thumbnail"s :_bar"nu-itym倁页 odal- la dn-xs"> d考 | m.aobiubig没sy"> de_bar":vl- d"thumbnail"s :_bar"nu-itym圯riodal- la dn-xs"> d考 | aobiubilt="cler-pageside_bar":vl- d"thumbnail"s :_bar"nu-itym装备 odal- la dn-xs"> /biepliabsy"> de_bar":vl- d"thumbnail"s :_bar"nu-itym<讯 odal- la dn-xs"> /diariesy"> de_bar":vl- d"thumbnail"s :_bar"nu-itym庎转 odal- la dn-xs"> /m/trialsy"> de_bar":vl- d"thumbnail"s :_bar"nu-itym其ineodal- la ">登录<">登neodal- odal- lass="user$(func () {f $('#myfnu').on('clbod', func () {f $('.side_bar"gln亃戳').iv>w();- $('.side_bar').t="UveClast('fmg"OutL="f').addClast('fmg"InL="f');- })f $('.side_bar"gln亃戳').on('clbod', func () {f $('.side_bar').t="UveClast('fmg"InL="f').addClast('fmg"OutL="f');- :();- }, 29s="- })f $('.side_bar').on('clbod', func (e) {f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