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来看看日本是如何遴选奥运会马拉松运动员的

7月2日,日本田联(JAAF,日文为“日本陆上竞技连盟”)公布了参加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日本男女马拉松选手的遴选办法。

 国手的选拔标准

据日本媒体报道,JAAF当天宣布,将以下列马拉松赛事作为里约奥运会日本马拉松国家队的选拔比赛。

男子共有四场:今年8月在北京举行的国际田联世界田径锦标赛;12月的福冈国际马拉松;明年2月的东京马拉松;明年3月的琵琶湖马拉松。

女子也是四场:今年8月的世界田径锦标赛;定于11月举行的新设赛事埼玉国际马拉松;10月的大阪国际女子马拉松;明年3月的名古屋女子马拉松。

根据日本田联规定,凡是在世锦赛上进入前八名、并且在日本选手中排名第一者,将自动入选里约奥运马拉松国家队;另三场国内比赛中的日本选手第一名,将入围候选名单。

至于在这些比赛中取得较好成绩的其他日本选手,田联将综合权衡他们的成绩、名次、比赛中的表现、与对手的差距、比赛日天气等因素,再作出抉择。

除上述七场比赛之外,凡是在获得国际田联认证的国外赛事中成绩达到日本田联规定的成绩标准线——男子2:06:30,女子2:22:30的选手,也将入围候选名单。

里约奥运会日本马拉松国家队,将由男女选手最多各3人组成。

这是日本田联史上第一次公布马拉松国家队的选拔办法,它这样做纯属无奈,因为以前的世锦赛和奥运会马拉松国家队遴选经常招来非议。

日本田联专务理事兼国际委员会委员长尾县贡表示:“马拉松是一项国家利益。我们决定(对选拔办法)作出解释,是因为我们想让媒体和公众也能充分了解它们,而不仅仅是运动员。”

(左为尾具贡,右为酒井胜充)


季军上榜,冠军落选

由于缺乏透明度,日本马拉松国家队的选拔历来备受吐槽。

例如今年3月,在日本田联公布参加北京世锦赛的马拉松选手名单之后,曾打破世界纪录的马拉松名将高桥尚子曾批评说:“当我们得到的唯一解释是,被选中的都是实力很强的运动员,你根本不明就里。随着焦点转向明年奥运会选手的选拔,我们宣布的名单应当让那些落选者也心服口服。透明度是必不可少的。”


当时榜上题名的女子国家队员之一,是去年大阪女子马拉松季军、27岁的重友梨佐。她的PB是2:23:23,创造于2012大阪马;赛季最好成绩(SB)是2014大阪女马创造的2:26:39。


而去年11月横滨国际女子马拉松冠军田中智美,却只因夺冠成绩2:26:57比重友慢了18秒而名落孙山,尽管同为27岁的她,是唯一在选拔赛事中夺冠的日本女子选手(日本男选手无一人进入前三名)。


2000年夺得悉尼奥运会马拉松冠军高桥尚子,其实也是日本田联理事之一。她对田联的这一决定批评说:“从个人角度看,我认为田中技高一筹。重友一定也会感到很尴尬。不管一个运动员获胜或失利,我们都应当尽力帮助他们保持积极心态。”

高桥自己就品尝过落选国家队的苦涩:因为在2004年东京马拉松痛失领先优势、最终屈居亚军,她没有被选中出征2004年雅典奥运会。田中智美的教练、1991年世锦赛亚军山下佐知子对弟子的落选更是感到不满。

人气极旺的马拉松业余高手川内优辉也评论说:“从女子选拔程序看,他们优先考虑的显然是时间。”


田联的说法破绽百出

针对这些非议,日本田联强化委员会副委员长酒井胜充辩解道,完赛时间确实比名次重要:“从一开始,你绝对必须跟上第一集团。这不是为了获胜,而是为了争取跑出我们设定的目标时间。这就是我们发出的信号。”他指出,重友的大阪马成绩虽然比乌克兰冠军慢了4分多钟,但两人跑过半程点的时间都是1:11:15。

但酒井的说法不无破绽。在今年东京马拉松比赛中,佐野广明是紧跟第一集团距离最长的两名日本选手之一(另一个是日本第一今井正人);他最后跑出2:09:12的PB,然而他却落选世锦赛国家队。


而以2:11:46获得今年琵琶湖马拉松第四名的前田和浩却金榜题名,尽管他在那场比赛中根本没有努力跟随肯尼亚冠军。


如果按酒井的说法,出线者应当是佐野而非前田。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前田是酒井参与创建的马拉松国家队的成员,而佐野不是。

针对田中智美的落选,酒井的解释是:她在获胜的横滨马拉松比赛中,并没有努力跟上第一集团。但这也不符事实。人们查询田中的分段用时,发现她通过5公里的时间是16分57秒,只比出线成绩2:22:30所需的分段用时16:53慢4秒钟,而且当时她身处第一集团。

第二个5K分段,肯尼亚兔子跑得太快,仅用时16分35秒——2:19:57的配速。有两名日本选手跟了上去,而田中与来自肯尼亚的亚军和第四名没有紧随,而是以33:47通过10公里点(2:22:33的配速),只比第一集团慢16秒。不久后兔子就放慢速度,田中她们又重新汇入第一集团,并一直保持到最后发力阶段。

而在大阪马拉松比赛中,重友梨佐虽然和冠军一起抵达半程点,但她在第22公里就突然掉速,最后比冠军落后4分多钟,也比半程比自己慢1分多钟的拉脱维亚亚军落后两分半钟。

酒井等田联官员还声称,横滨女马的精英阵营实力不如其他选拔赛事。这也被发现有违事实:田中的对手包括伦敦奥运会金牌得主格拉纳(Tiki Gelana),还有3名曾在两年内跑进2小时23分的高手,另有4人的PB超过田中的首马成绩2:26:05。

而在大阪女马的精英选手中,重友的PB排名第二,且仅有两名对手曾在两年内跑进2:23。名古屋女马的阵营同样不如横滨强。此外,重友在伦敦奥运会的表现也欠佳,仅以2:40:06排名第79。


川内优辉的牢骚

日本田联设定的出线成绩标准还被批评门槛太高,迄今仅有一名日本男选手曾跑进男子达标线2:06:30,而在世锦赛女子国家队中排名第一的名古屋女马季军前田彩里,其最好成绩2:22:48仍未达到2:22:30的女子达标线。

5月27日在东京召开的执委会上,日本田联作了一个决定:今后在选拔世锦赛和奥运会马拉松国手时,将不再优先考虑国家队的队员。

日本曾于去年4月组建过一支马拉松国家队,成员包括雅典奥运会金牌得主野口瑞希,2013年世锦赛季军福士加代子,还有大名鼎鼎的业余牛人、埼玉县公务员川内优辉。


加入国家队的好处是,队员除了可以优先入选两大国际赛事的日本代表队,还可以得到日本田联提供的训练指导和医疗支持。

川内在国家队期间表现出色,是第一批12名队员中跑进2:10的两人之一,而且是唯一两进2:10的;去年他为日本夺得仁川亚运会季军。

对于田联的新政策,川内无奈地表示:“对这种立场变来变去的人,你能说什么?假如不给予队员的优惠待遇,我想他们中的很多人会退出。很多企业队选手可能想去(瑞士)莫里茨或(美国)博尔德等地进行高海拔训练,而不是去国家队要求的国内训练营。至于我本人,如果我必须去国家队训练营,就不能安排我自己的外出训练。无论如何,任何人都没有任何理由再强迫自己留在国家队。”川内抱怨说。

据他推测,日本田联是打算放弃里约奥运会,倾尽全力投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他自己也作了个决定:放弃北京世锦赛——不参加世锦赛的选拔赛事,重点备战年底的福冈国际马拉松,争取借此拿到里约奥运会的入场券。

“我认为名次比时间更重要,所以我认为赢得福冈马拉松是最佳途径。当今的日本运动员跑不出2小时02分,但是在一场强调竞争的比赛中,你哪怕只跑出2小时06分,也有夺冠的机会。”因此,他今年计划尽可能多地参加海外比赛,多和外国高手较量。


不过,要在强手如林的福冈马夺冠谈何容易,日本选手上一次赢得冠军已是2004年的事。福冈马竞争尤其激烈的原因,是因为与另两项国内选拔赛事东京和琵琶湖马拉松不同,它的官方兔子不是领跑到30公里,而是只领跑到20公里——据说这是赞助商要求的,以缩短非洲兔子在日本选手前方领跑的出镜时间。少跟跑10公里,必然导致选手提前进入互相厮杀阶段。

回头说日本马拉松国家队的遴选风波。在批评者的眼中,重友和前田这两名争议选手之所以入选世锦赛日本国家队,完全是日本田联亲疏有别、照顾“自己人”的结果。看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分配不均的地方就有“黑幕”。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要完全做到“一碗水端平”并让利益相关人士心悦诚服,其难度要比跑一场马拉松难多了。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akuma9660110 akuma9660110

    人家牢骚一片,不知我们是怎么遴选的呢?

    2015-07-21 01:21:08 回应